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李衍融 翻譯;林大利 審校;稿源:Mongabay

1989年12月,一名在菲律賓中部阿克蘭省(Aklan)居住的63歲婦人伊莉莎白.拉莫斯(Elizabeth Ramos)從鄰居那聽說,在她家附近正在推行一項紅樹林造林計畫。

拉莫斯那天參加的會議,是關於環境與自然資源部(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and Natural Resources,簡稱DENR)的植樹造林工作。DENR雇用了30戶當地家庭,打算在舊布斯旺、新布斯旺(Old and New Buswang)鄰近村莊的泥灘上種植50公頃的紅樹林。

參與計畫者每種植一棵樹,就能獲得75披索(當時約為4美分)。拉莫斯並非最初被選中參與這項當作生計計畫的村民,但其他參與者退出時,拉莫斯加入了計畫,最終成為這個重塑她生活和社區的計畫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經過當地社區30年來的造林工作,位於菲律賓阿克蘭省卡利博的紅樹林公園範圍擴大到220公頃。圖片來源:Jun N. Aguirre

成功復育紅樹林帶來觀光人潮 也讓村落免遭風災破壞

由於持續的植樹工作,加上自然復育,那次會議之後的30年間,紅樹林由最初的50公頃擴大到220公頃,卡利博(Kalibo)紅樹林更被認為是一個重要的旅遊景點;在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爆發前,在2019年登記進入紅樹林的外國旅客和當地遊客高達3萬8455人,由種植者成立的「卡利博拯救紅樹林協會」(Kalibo Save the Mangrove Association ,簡稱KASAMA)更獲得了多個國家獎項。

當地人認為成功復育的紅樹林在2008年的「風神」颱風、2013年「海燕」的颱風期間,保護了附近村落,降低風災的影響,而這兩次颱風都對阿克蘭省其他區域造成了嚴重的破壞。

卡利博計畫也是菲律賓復育紅樹林的一大亮點,該國的紅樹林覆蓋面積從1918年的50萬公頃減少到1994年的12萬公頃。經過歷年來的各種造林和保育措施,菲律賓現在擁有約25萬公頃的紅樹林。

紅樹林復育計畫 最初受到漁業團體反對

紅樹林造林計畫是卡利博時任市長亞倫.昆波(Allen Quimpo)的主意,他與DENR就種植紅樹林計畫來談判。據說後來成為代表阿克蘭省國會議員的昆波,是從當地的歷史學家身上了解到該區曾經滿是紅樹林,但因為非法捕魚活動而被清除,於是他決定在當地重新造林。昆波於2016年12月死於癌症,享年71歲。

儘管得到了政府的高度支持,但計畫在地方層面仍面臨質疑和反對。造林計畫先驅拉莫斯的遠親、KASAMA的環境安保人員威利.拉莫斯(Willy Ramos)表示,漁業團體對該計畫提出異議,因為紅樹林地區包括了一片用於停泊船隻的50公頃土地。

其他人則對政府承諾支付種植者工作報酬一事持懷疑態度,因為他們知道政府在其他計畫裡有拖延付款的案例。特別是部份在80年代因修建卡利博機場而被迫搬遷的土地擁有者,當時仍未收到相關項目所承諾的補償。


卡利博巴哈萬生態公園位置及當地紅樹林生長範圍。圖片來源:Mongabay

但當地政府堅持不懈,繼續定期召開造林計畫會議,並與「進步(Uswag)」基金會接洽,為參與者提供小額貸款,最後種植戶也因而同意進行同步種植。

第一輪種植工作於1990年1月開始,但計畫仍面臨阻礙。

伊莉莎白.拉莫斯表示:「我們遇到的挑戰包括非法捕魚和非法入侵。曾經有一段時間,有人在紅樹林裡架設圍欄捕魚。後來我們才知道,非法漁民會在晚上建立圍欄;KASAMA成員不顧業主的威脅,帶著開山刀拆除圍欄。幸運的是,非法圍欄的主人死了,問題也就停止了。」

1994年,DENR通過一項林地管理協議(forest land management agreement ,簡稱FLMA)正式承認KASAMA。根據協議,DENR授予KASAMA有25年的紅樹林管理權以外,還賦予KASAMA出售、加工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紅樹林地區種植的所有產物的權利,以換取KASAMA承擔對林地的長期維護和保護工作。

2000年12月,FLMA轉變為一項以社區為基礎的森林管理協定(community-based forest management agreement ,簡稱CBFMA),其條款和條件跟FLMA類似。

由於KASAMA在紅樹林造林方面取得的成果,該計畫獲得了DENR的多項嘉獎。昆波還被高爾(Al Gore)的氣候真相計畫授予氣候領袖支柱獎。該地區現在也被正式命名為巴哈萬(Allen S. Quimpo Bakhawan)生態公園。


紅樹林造林計畫,包括巴哈萬生態公園的各項措施,使菲律賓的紅樹林覆蓋面積上升至約25萬公頃。圖片來源:Jun N. Aguirre

具適應力的社區 居民依據泥土品質造林

如今,通過非政府組織的各種宣傳,紅樹林再造林計畫已經擴展到鄰近的新華盛頓市(New Washington)的220公頃紅樹林。

已故市長之子、現任KASAMA主席亞倫.安傑羅.昆波(Allan Angelo Quimpo) 說,人為造林以及自然生長的紅樹林在2008年颱風「風神」侵襲阿克蘭省時,為當地帶來了巨大的影響。昆波說,當時的紅樹林面積已經擴大不少,保護社區免受巨浪侵擾。

然而,經過颱風吹襲後,數噸來自阿克蘭腹地的泥土散佈到整個紅樹林種植區。最近的評估顯示,被這些泥土所覆蓋的土壤不再適合種植部份紅樹林物種,因而有需要對土壤樣本做進一步的測試,以確定受影響區域所適合種植的物種。

昆波說:「起初我們認為這些泥土會有助促進造林活動,但我們很快就意識到不是所有紅樹林物種都適合種在這些被沖來的泥土上;目前在特定地區,我們鼓勵種植者根據泥土品質來再進行造林作業。」

2013年,另一個颱風「海燕」也侵襲了阿克蘭省。當時,紅樹林已經擴展到200公頃,緩減了阿克蘭沿海地區的洪水和風暴潮的威脅。


因颱風侵襲和漲潮,使巴哈萬生態公園的土壤狀況發生變化,可能會對紅樹林的永續性產生影響。圖片來源:維基百科/Paolobon140

昆波表示,健康的紅樹林生態系統,也有助附近社區度過武漢肺炎帶來的經濟影響(武漢肺炎導致貿易路線關閉)。在武漢肺炎肆虐期間,紅樹林造林計畫沿線的家庭都有魚和貝類等豐富漁獲。

但是問題依然存在,「非法捕魚仍然是我們最大的威脅」,昆波說,「不過,我們會與KASAMA的成員協調管理捕魚活動。」

昆波指出,紅樹林也有被砍下來作為木柴出售的情況,他把這個問題歸咎於少數當地居民以及周邊村莊的居民。他說:「幸運的是,大部份居民從來沒有試圖砍伐紅樹林,並將其作為木柴出售。」

昆波說,土壤侵蝕也是一個日益嚴重的問題,影響了多達1/5的紅樹林面積。他說,菲律賓大學米沙鄢分校的研究人員目前正就紅樹林的永續性,以及如何應對侵蝕等問題進行研究。「當仍在等待大學研究結果的同時,我們已經開始擔心侵蝕會產生的影響了。」

昆波表示他還擔心由於海平面上升,可能會對紅樹林的長期永續產生較大的影響。

造林計畫除促成生態旅遊  也盼結合生態法案成為樹苗供應者

昆波說,為了繼續維持紅樹林造林計畫,生態公園目前在限制遊客數量的前提下重新開放,旅遊收入是KASAMA的主要資金來源。

「我們向省間新興傳染病工作組提出了一項請求,希望能允許兒童進入生態公園;雖然當地已經不再處於社區隔離措施之下,但15歲以下的未成年人,以及54歲以上的老年人仍然被禁止進入生態公園」,昆波補充。


自復育計畫開始以來,這項由社區主導的紅樹林保育工作一直都依靠旅遊收入來維持營運。圖片來源:Jun N. Aguirre

KASAMA目前也在為紅樹林永續發展的制度化計畫進行遊說工作,在這項計畫中,地方政府必須撥款保育流經卡利博紅樹林的阿克蘭河。

「如果阿克蘭地方政府提供資金,保護市內和腹地的阿克蘭河,我們就能確保環境的永續性。」昆波說。

自從阿克蘭的紅樹林重新造林工作取得成功以來,KASAMA一直積極參與保護紅樹林幼苗的工作。根據一項目前提交國會的法案,法案要求即將畢業的高中生和大學生,以及他們的家長每人種10棵樹;而KASAMA正在遊說政府,希望成為這些樹苗的供應商。根據KASAMA的提案,每棵樹苗的價格為5披索(10美分),家長和畢業生可以選擇將樹苗種植在紅樹林或其他地方。

參考資料

Mongabay(2020年11月18日),A Philippine community sees life-saving payoffs from restoring its mangroves

※ 本文經授權全文翻譯自報導,如需轉載請來信:[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