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領好悍子

您在這裡

旅美藝術家楊金池長期關注環保議題,近期於台北當代美術館舉辦在台首次個展「殺了我或改變(Kill me or Change)」,特訂於地球日前後進行兩場同名行為藝術,3萬個廢棄鋁罐高空降下,以肉身承載短暫快樂的代價,一不小心便可能受傷,逼迫人們正視不負責任的消費行為。⋯⋯

「我有三個職業: 我是稻農、我是土礱師、我有在爆米香。這三個職業剛好涵蓋了一粒米『從泥土到嘴唇』的旅程。」⋯⋯

歐米多來自肯亞第二大城蒙巴薩,他發現自己的母奶含有重金屬鉛,嚴重毒害自己的小孩,於是帶動社區自救運動,讓排放有毒物質的冶煉廠停工。⋯⋯

身在一個飽受赤貧和政治動盪之苦國家,尚‧韋納串起社區的力量,讓人們理解漁業永續經營和紅樹林的長遠價值,共同建立起海地第一個海洋保護區。⋯⋯

民國87年錢興華醫師參與救治的侏儒抹香鯨,取名「小朋友」。錢興華提供

在台灣,鯨豚活體擱淺比例頗高,約佔四成。錢興華醫生長年投注在鯨豚救援,他憂心海洋環境垃圾污染,更感嘆多數民眾對鯨豚存有太多錯誤認知,觀念仍需加強。⋯⋯

1989年伍德受昔日潛水好友唐(Don MacNeish)從紐西蘭帶來的保護區經驗感染,決定在阿倫島實踐這項保護行動:在1995年,他們成立了「阿倫社區海床信託基金會」。 ⋯⋯

「我當年爬山的時候,根本沒想到會走在今天這條路上。」呂翊齊因為爬山,看見山,理解到自然的變化、理解到環境的變遷,這件事給他很大的能量。 ⋯⋯

黃斐悅,花蓮吉安鄉稻香村客家後代。多年來,「花蓮人」這個角色,持續和她的生命實踐和追尋,難以切割地交纏。從2008年蘇花高議題的反思,到2010年決定返鄉,從事專職環保運動,面對花蓮5年來接二連三的開發案及監督,促使她持續思考:如何在花東地區的地理特殊性上,實踐真正的「永續發展」。 ⋯⋯

1999年,大學畢業的賴威任,因為在台北誠品聽了一場黑潮創辦人廖鴻基老師的演講而受到觸動,因緣際會下,到東華觀光暨休閒遊憩研究所擔任研究助理,打開了生態之眼。十幾年來,威任與黑潮的緣分沒有斷過,並在2010年春天進入黑潮擔任專職。 ⋯⋯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