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自世界地球日;翻譯:蘇彣忠、林可麗、江昱均;審校:林佑鍶、草今

編按:綠色能不能?對於能源的選擇及運用,我們希望有更多不同的可能性。減少排碳量和空氣污染、採用更有效率的輸電網絡、選擇安全且公平的發電方式……聽起來遙不可及?我們挑選了各國的綠能案例,讓這些願景親臨眼前。來看看世界各地的人們怎麼做吧!

非洲最大的風力場

在非洲,再生能源投資的可行性已開始在增進。衣索比亞的Ashegoda風力場—同時也是全非洲最大的風場,已開始營運。1.2億瓦的風力場已傳輸約9千萬瓦小時的電力到電網,而現在它已達到最大能效,期望每年可以提供4千億瓦小時的電。

這84個機組的風場位於默克萊市外18公里處—距離衣索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780公里遠。另外兩個風場(Adama I 和 Adama II) 也於近期完成,兩者皆有5.1億瓦的產能。

「各項研究皆指出衣索比亞的任何地區都有大量的風能可運用,」衣索比亞總理Hailemariam Desalegn說, 「在沒有發展能源產業的情況下,我們不能維持經濟的成長。」

衣索比亞被視為即將成熟的再生能源投資地,而Ashegoda風力場是國家往前邁進的一大步。考慮到這一點,政府已制定了一個五年的發展計畫,將會增加產值從20億瓦到100億瓦。

衣索比亞正在非洲領導再生能源的發展,他們對永續發展的承諾是其他非洲國家的楷模。

原文網址:Africa’s Largest Wind Farm

 

丹麥的風能

丹麥正在領導全球的再生能源趨勢。自2013年,超過一半的全國能源來自風能,而政府也立法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量,將在2020年前減少至1990年排放量的60%。丹麥希望在2050年前,國家的能源將完全來自風力發電。美國風能協會(American Wind Energy Association)的一份報告指出,丹麥在2012年平均有26%的能源來自風力發電,這使它領先其他運用風能的國家。

Anholt離岸風場是一個在2013年初,耗資17億美金裝設的新離岸風場。很幸運的,這風場已開始為丹麥生產極大的風力能源。風力已佔了十二月用電需求的55%,明顯高於去年的平均值,甚至有些颳風天更是瞬間把能源輸出提高。例如,十二月一日時,風力提供了近乎136%的能源總需求,意味著有許多過剩的電力。在月底的最後一周,風力幾乎提供了丹麥全國能源所需的70%。

目前丹麥運用的風能首居全球,比第二名的西班牙多30%。以1990年碳排放量為標準,國家已簽訂法案要將溫室氣體排放降低40%,可以肯定國家未來將更加看重再生能源。丹麥的氣候能源暨建築部部長Rasmus Helveg Peterson指出:「這項溫室氣體減量40%的共同協議,就算經過了一場大選,政府還是會繼續達成這有野心的目標。」暗指這是多黨合議的共識,跨越了黨派。丹麥已將環保政治的進步門檻設得頗高,但仍希望更多的已開發國家也可以跟進;同樣透過法案以限制碳排放,不單只是鼓勵減少而已。

原文網址:Wind Power in Denmark

 

全球最大的太陽能橋在倫敦啓用

全世界最大的太陽能橋上周在倫敦啓用,這座橋橫跨了在Blackfriars車站旁的泰晤士河;橋的上方覆蓋了4400片太陽能板,預計每年可生產900,000 千瓦的電—是車站能源需求的一半。這項新建設預估可以減少每年551頓的碳排放。

太陽能板公司Solarcentury兩年前就開始了這項工程,儘管這是他們最複雜的計畫,Solarcentury還是如期完工,該橋也為倫敦的城市地景增添了永續與美感的愉悅。

「電車已是最環保的大眾運輸,這屋頂讓旅客有一趟更永續的旅程。」經營Blackfriars車站的第一首都連線(First Capital Connect)管理主任表示,「獨特的屋頂也使車站蛻變成顯著地標,從泰晤士河畔遠處就可明顯的看到。」

這座橋揭示了倫敦為了市民、旅客和勞工在永續方面所做的努力成果。

原文網址:World’s Largest Solar Bridge Opens in London

 

布宜諾斯艾利斯路燈改裝LED 兼具對抗氣候變遷與打擊犯罪之效

要點亮人口三百萬,大都會區總人口總數高達1300萬的布宜諾斯艾利斯,至少需要12萬5千盞路燈。幾個月前,布宜諾斯艾利斯啟動了改裝9萬1千盞路燈的計畫,這些路燈將會改裝成LED燈泡,不但預計將減少50%的用電量,且將大幅降低碳排放。新的電燈泡壽命約是傳統照明的五倍久。目前為止已經有1萬盞路燈改裝完畢,剩下的路燈在大約三年內就會完成改裝。

環境與公共空間署長Diego Santilli列舉LED燈的好處:「LED燈更有效率:壽命更長、耗電量更少、維護費更低、能見度比較高。這個計畫將可以幫助我們在降低運作成本的同時,達成溫室氣體減量的目標。」

高效率的LED燈泡除了具有財務面跟環境面的好處之外,預計也會大幅降低犯罪事件的發生,因為這些燈泡能增加可見度,順帶提高安全監視器的臉部辨識能力。不僅如此,新的LED將會套用一個遠端遙控的系統,系統名為「城市聯繫電信管理平台」(CityTouch Tele-Management Platform),此系統將可以讓管理人員個別監控每盞燈,並且依據人行道的交通與安全隱憂調控亮度。

裝設LED燈光對想要節省電力的城市而言,是一個相對廉價的方法。身為先驅者 ,布宜諾斯艾利斯正在引領全世界擁抱這項新科技。

原文網址:Buenos Aires Fights Climate Change & Crime

 

冰島雷克雅維克電力完全來自再生能源

冰島雷克雅維克市可能是全世界最綠的城市。它的原生能源有19 % 來自石化燃料,提供交通和暖氣,剩下則全來自地熱和氫氣發電 - 兩者皆是可再生能源。然而,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雷市利用地熱和氫氣發電來滿足全部電力需求(25%來自地熱,75%來自氫氣發電)。由於雷市100%的電力和80%的原生能源都屬於可再生能源,世界上恐怕沒有其他城市能比雷市更稱得上永續發展,這令人驚艷的例子,提供城市永續的方式,且世上其他城市可行的願景。

這案例有趣的地方在,轉換石化燃料到地熱能的過程,是一名農民於1907年利用渠管將農場地下溫泉所冒出的蒸汽導引到自家取暖開始的。很快地,其他農民也效法跟進。1930年,雷市開始舖設大規模渠道系統,並有效率地導引溫泉水天然地溫暖住家。1940年代,雷市更加發展其地熱暖氣系統,然而直到1970年石油危機之際,市府官員才真正開始尋找可行的能源來替代石化燃料,並開始著重投資在地熱和氫氣發電上:開發商找尋如溫泉等新的地熱地點,然後從新發現的地熱點架設渠管到城鎮,村莊,農村和城市。

正是20世紀初的第一個架構,引領著雷市以及整個冰島現今永續發展和繁榮。 據估計,藉由從石化燃料轉換成地熱能源,冰島在過去30年來已經省下8千億美元。更驚人的是冰島自然能源部估計,冰島僅僅使用其20-25%的氫氣發電存量,20%的地熱容量。

原文網址:Newcastle, England Heats City Center with Geothermal

延伸閱讀:

地球日案例—綠色能不能(一)

地球日案例—綠色能不能(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