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譯自2006年10月18日英國衛報(Guardian) 蒙畢爾特(George Monbiot)原作 / 吳萃慧編譯;薛郁欣審校 商業界似乎為達到「碳平衡」找到解套的方法了! 最近,一家英國旅遊公司Travelcare開始對他們的顧客販售碳補償方案,他們的顧客如果想飛到西班牙,就必須先付3英鎊的額外費用,這個費用將用在發展中國家的一些環保計畫上,例如建造風車農場或更有效率的烹調爐具,據稱可免除這些旅客因飛航旅行導致氣候變遷的責任。 可以用錢來解決二氧化碳問題嗎? 科契拉茲反抗BP公司輸油管計畫 2006年8月,英國石油(BP)展開一項稱為「終極平衡(targetneutral)」的方案,這項方案讓顧客得以因此「中和」他們開車所產生的二氧化碳。也就是說,透過這個方案,這些顧客一整年開車所產生的二氧化碳僅用20英鎊就能將之「除罪」掉。而這些顧客所繳的錢將被投資在開發中國家,例如在印度喜馬偕爾邦(Himachal Pradesh)建造一個生質能源工廠,在印度卡納塔克邦(Karnataka)建造一個風車農場,或是投資墨西哥一個處理動物廢棄物及甲烷收集計畫,而顧客則不需煩惱他們與英國石油公司對大氣所引起對西巴布亞的人們或是阿拉斯加凍原所造成的影響。 這乍聽之下好像是個不錯的解決方案,不需要透過任何社會及政治改革,並且消費者只需要花一點小錢就能夠解決氣候變遷的問題,大家似乎都能高枕無憂了。 事實上這不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有這種交易方案。1855年默特利(John Lothrop Motley)所寫的荷蘭共合國的崛起(The Rise of the Dutch Republic)中就曾經敘述15及16世紀荷蘭人民用來贖罪的方法。販售赦罪方案為神職人員帶來許多利益,他們宣稱人們已犯下或即將犯下的罪,可依據所繳的費用等級得到神不同程度的赦免。如同15、16世紀一樣,現在你也可以透過某些公司買到豁免權而活得心安理得,這簡直是可惡又具破壞性的作為。 我們現在面臨的問題是,為了避免無法控制的氣候變遷導致格陵蘭(Greenland)及南極冰層不可逆的溶解,使得幾億人無家可歸。未來全球氣溫必須控制在,不高於工業化前氣溫2℃的範圍內。要保持這種狀態,全球在2030年之前必須減少60%的溫室氣體排放,也就是說富裕國家要減少90%的溫室氣體排放。即使碳平衡方案在開發中國家持續進行,即使要使地球上貧窮國家都完全沒有碳排放,我們仍然必須降低自家排放的大部分碳源。買賣碳補償就像是我們在盤子裡把食物挪來挪去,假裝我們已經將食物吃掉一樣。 英國石油及Travelcare旅遊公司像其他公司一樣,最在乎的還是拓展事業版圖,而碳補償方案使他們能夠一面賺錢,一面假裝他們也是環保的。碳補償其實只是用來作為高耗碳活動無止境拓展的藉口,那些活動絕對不會是唯一的問題點。 其實,你可以更輕鬆的減碳! 綠色和平在德國波茨坦會議要求八大工業國採取行動 今日,我們馬上減少一噸碳排放量的效益,會遠比3年內節約一噸高,而幾乎所有碳補償方案都需要很長時間來彌補我們目前所釋放的碳。據了解,目前沒有任何一家販售碳補償方案的公司,會以折扣的方式來進行他們聲稱的碳補償(都是要求顧客多付錢),以折扣方式進行碳補償至少可以反應現在及未來的價值差異。這代表這些公司都可能是並非刻意,卻系統性地作假帳。 況且,當我們開車或是飛航所排放的碳量是可以被確實測量的時候,這些排放量被碳補償方案所吸收的程度卻是無法計算的。有些方案可能會成功且持續進行一段時間,其他特別是那些以植樹為名,實際卻進行強行掠奪土地的方案則注定要失敗。 要宣稱自己在碳節約計畫的貢獻,我們還必須展現個人在這些方案中,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例如墨西哥農民從豬舍中回收甲烷,或是自願買新爐具取代舊式耗能的印度民眾。也就是說,我們必須為未來的變化作深切思考。目前,我們也許可以從販售碳補償公司那裡買到自我滿足,作為對公共事務漠不關心的藉口,但是我們無法買到地球的生命。 ※本文轉譯自 http://www.monbiot.com/archives/2006/10/19/selling-indulgen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