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這世上你所嚮往的那個改變。」--甘地
"You must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 Mahatma Gandhi

2013年5月中,還冷颼颼的南半球冬天,我開始展開一個生活小實驗:認識每天丟掉的垃圾。
 
記得從許久以前開始,總是坐在馬桶上,看著手上包成綑的衛生棉,疑惑這東西之後會去哪?每個月都要使用衛生棉,那不是跟山一樣多?垃圾山可以掩埋多少的衛生棉?那個時候,總覺得自己無能為力,當周遭的人都走同一條路,理所當然的也只剩下使用跟讓衛生棉填滿垃圾桶的選擇。
 
在那個冷颼颼的冬日早晨,我無力地拎著垃圾走向社區垃圾集中區,望著巨大桶子裡堆積如山的廢棄物,心裡又是一陣怒吼「到底是可以在一夜之間製造多少垃圾?」我低頭望回自己手上的垃圾袋,裡頭盡是前日大採購留下的「無用之物」,看來我自己跟別人完全沒兩樣!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拿著自己的那袋垃圾轉身走回家,我決定要重新打開來看,瞧瞧到底是那些東西被判了死刑。回到家,找了個空間一一把垃圾排開,它們是食物殘渣、衛生紙、洋芋片袋子、Woolworths 胡蘿蔔包裝袋、辛拉麵的包裝袋+調味料袋、雞腿塑膠包裝盒+封膜、JUST ROOIBOS茶包外盒封膜、Coles紅茶包外盒封膜、食用鹽包裝袋、豬絞肉保麗龍包裝盒+封膜、不知名的屑屑跟頭髮。我嘗試想把垃圾再細分,但定睛一瞧,發現根本不需要費太大工夫,因為比較顯眼的垃圾,全都是塑膠!竟然都是百年不化的塑膠啊……(PS. 在澳洲坎培拉地區,塑膠袋屬不可回收的垃圾,亦無回收廚餘。)
 
我再把它們細分以下兩組--
  • 真的不能再用組:食物殘渣、衛生紙、辛拉麵調味料袋、雞腿封膜、JUST ROOIBOS茶包外盒封膜、Coles紅茶包外盒封膜、豬絞肉封膜、不知名的屑屑跟頭髮。
  • 好像可以再用組:洋芋片袋子、Woolworths 胡蘿蔔包裝袋、辛拉麵包裝袋、雞腿塑膠包裝盒、食用鹽包裝袋、豬絞肉保麗龍包裝盒。
分組完之後,完全無用的東西,體積減少了一大半,品項裡塑膠依舊占多數;也許能再利用的部分,則全都是塑膠,而即使能再利用它們一次,最終還是要變成垃圾。以功能來說,不管在哪一個組別裡,塑膠本來的用途都是「包裝」。
 
望著被我從生死關頭前救回的一堆塑膠,我陷入很久沒有的長思狀態。
 
假設我以後丟垃圾之前都在三思,或許就能改變垃圾的組合?
假設我以後都只購買沒有包裝的商品跟食物,或許就能減少對於塑膠的依賴?
假設我開始很仔細小心地挑選要購買的商品內容,也許就能改變消費環境?
 
那個早上,我與垃圾對坐了幾個小時之久,我決定要嘗試去證實自己的假設。
 
第一步,就從認識自己的垃圾桶開始。

※本文由小事生活授權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