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公民記者瑭芯

「我是天生反骨!越是一群人在做的事,我越不願意做…...」錢興華自我解嘲地說著。猶如反叛的風箏,其實,正是這樣的個性牽起他與鯨豚的鯨生情緣。

憶起當時,鯨豚救援只有台大周蓮香老師默默地做擱淺處理,除了單薄的倚靠實驗室助理和學生,也就只有他的學長祁偉廉醫師利用空檔part time去幫忙。民國85年,還在唸國立屏東技術學院獸醫學系的錢興華,便經常和祁醫師前去幫忙周老師。

圖說:民國87年錢興華醫師參與救治的侏儒抹香鯨,取名「小朋友」。錢興華提供

海生館第一位 鯨豚專科醫生

有一天,祁醫師對他說,周老師要找一位有獸醫專長的人去實驗室幫忙處理擱淺鯨豚,職稱研究助理,詢問他的意願。錢興華心裏思索著,救援鯨豚這麼困難又陌生的事一直沒人要做,而頗具挑戰性的任務觸動了他對鯨豚的心念。於是,考慮一天就答應了。

86年獸醫系畢業後,將家人留在屏東,隻身前往台北,開始了救援鯨豚生涯…。當年周老師的鯨豚研究室還是草創,一切相當克難,完全憑著一股熱情和興趣逐步建立鯨豚救援SOP,整合救援設備和醫療器材。

88年,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主管非試驗研究計畫-鯨類擱淺救援與處理。由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籌備,開始投入鯨豚救援行列,邀請錢興華一起加入救援鯨豚計畫工作,錢醫師考量家人都在屏東,為就近照顧,再度收拾行囊,結束周老師實驗室整一年救鯨生活始返鄉,接受海生館邀約,成為海生館第一位鯨豚救援專職獸醫師,時任三年整。

圖說:錢興華醫師正幫年幼鯨豚餵奶,參與救援志工在池邊觀察待命。錢興華提供

流刺網與侏儒抹香鯨

溯憶過往,於周老師鯨豚研究室任職研究助理時,一件令他印象深刻的救援個案;那是民國86年10月底某一天早上,研究室接到通報電話:「有三隻海豚在基隆港內游不出去,被發現困在港內已經第二天了。」當時,實驗室幾乎全員出動,中午到基隆港並沒看見海豚,於是向漁民借兩艘小船在基隆港內尋找。果不其然,找到牠們也確定是三隻,但並非海豚,而是侏儒抹香鯨。

當下開始跟隨這三隻侏儒抹香鯨並觀察一陣子,發現牠們確實游不出去,且不時閃躲船隻;當時,包括周老師在內,一群人不知所措,毫無頭緒,只好先上岸與相關單位派來的人員(市政府人員,中華搜救總隊,漁民…)研究討論救援方針。最後採納的結論是:使用流刺網圍捕上來後,由獸醫師(我和祁偉廉)幫牠們做簡單的健檢,排除健康問題就用漁船載到外海野放回海洋。

追逐圍捕過程歷經一個多小時,只圍捕到一隻,另外兩隻已不見蹤影。眼見中流刺網的侏儒抹香鯨不斷掙扎,救援人員必須迅速地拉起牠,放上橡皮艇載到岸邊。不料,當我跟祁醫師跳上橡皮艇,準備幫這牠做檢查時,完全聽不到牠的心跳,更不見牠掙扎…當場所有人瞬間靜默了。

「我第一次感受到空氣凝結的錯愕,慌了,緊張了,時間分秒流逝,約莫十分鐘後,還是聽不到心跳!」後來判斷,牠中流刺網後,掙扎沒多久就死亡了…事過境遷近20年,錢興華仍難掩侏儒抹香鯨個案帶來的震撼與懊悔。所有參與追捕侏儒抹香鯨的人員都好難過,人群中也出現責難聲音,有人說不該使用流刺網,應該用粗一點的漁網比較安全,這些事後諸葛,聽在錢興華耳裡都是一樣的,他認為侏儒抹香鯨應該是中網後緊迫嚇死的!

錢興華再度憶說,之後牠被載到『水試所』進行屍體解剖,解剖報告確定鯨魚臟器完全沒有病變,是健康的,代表牠真的是「嚇死的…」。回實驗室後,他隨即上網查詢更多相關資料,才知道原來侏儒抹香鯨是所有鯨豚中「膽子最小的品種」。記取悲痛經驗,更督促自己努力鑽研鯨豚救援以及醫療照護。

「一個錯誤決策行動,加上一隻被嚇死的小鯨魚,給了我們代價很大的慘痛教訓!」因為經歷錯誤、親眼見證一條生命的消逝,現在想起這件往事還是會讓自己陷入深刻的難過情緒,難以忘卻!錢興華說,這就是為什麼我看見國內外鯨豚中心,在照顧剛入池鯨豚時,只要有一群志工圍著抱著鯨豚,我會很有意見…忍不住去建議他們善用浮動擔架,不要一堆人抱著,目的是避免牠們受到驚嚇和處在恐懼中造成緊迫,對病情沒有幫助。

民國90年底離開海生館,便在台北永和市開業,醫院命名「鯨生動物醫院」,說明著對鯨豚的熱愛仍然割捨不下,幾年前從北台灣遷回南台灣,選擇落腳恆春,似乎是心中對鯨豚那一份難以言喻的狂熱隱隱牽動。此外,錢興華也是墾管處志工獸醫,免費救治傷病的野生動物和鳥類。因此,犬貓寵物以外的動物,舉凡,老虎、穿山甲、兩爬龜蛇,猛禽或者台灣獼猴的醫療救治完全難不倒他!包括南台灣墾丁國家公園內海域鯨豚擱淺,第一時間還是會請他去協助判定和救援。

 

四面環海的台灣,海洋資源豐富,海洋環境生態的保護已是不可忽視的課題;而海島周邊海域鯨豚多樣且豐富。除了東海岸時有海豚出沒,四面海域近年也常有鯨豚擱淺,鯨豚可說是台灣名符其實的「鄰居」,我們對牠們的生態了解嗎?認識牠們面臨的危機而知道牠們有多需要被保護呢?

鯨豚活體擱淺在台灣比例頗高,約佔四成。過去擱淺鯨豚死亡後解剖發現胃中充滿塑膠袋的案例屢見不鮮,除了憂心海洋環境垃圾污染,錢興華更以獸醫專業觀點感嘆著多數民眾對鯨豚還是有錯誤認知,觀念仍需加強。尤其活體擱淺鯨豚復健工作,在所有保育工作中更具挑戰。然而,台灣的擱淺鯨豚沒有一隻進行過真正穩定『復健』,每一隻都是在治療中倉促野放;看似健康地野放了,難道就是一次成功的救援嗎?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地球污染是無解的事實,鯨豚擱淺,除了與海洋污染及暖化有關,多數主因還是因病擱淺。本著醫者仁心,凝視生命的傷痛不是件容易事,面對稍縱即逝的生命,能救就盡力救,這也是他對鯨豚救援唯一態度!當然,確定無法救活情況下,通常最好也是最人道的做法就是給予安樂死,盡快結束牠的痛苦。

回恆春開業,海生館停滯多時的鯨豚救援教育推廣研習才再度開辦,錢興華欣然接受邀約回館內講習鯨豚救援,把多年累積的專業,無私傳達讓社會大眾明白,鯨豚擱淺救援絕對不能不明究理只想推回海裡就是救生,而鯨豚後送醫療一定要避開造成緊迫因素,將鯨豚送上浮動擔架營造良好醫療環境,不但方便獸醫團隊治療,也能讓從未見過人類的鯨豚在最低干擾下好好休息,達到真正的醫療照護功能。

圖說:早期克難版浮動擔架,鯨豚在浮動擔架休息能減少緊迫,降低干擾,達到真正的醫療照護功能。錢興華提供

生活在浩瀚海洋的鯨豚,有著神祕特殊氣質與無限未知。救援生命與學術研究兩者缺一不可,尊重生命的基礎下,才能貫徹保育真義。對牠們的研究與保育工作更需具備不同背景及專業,組成有力的團隊群策合作才能完成艱鉅任務。投入費時、耗人力與經費於鯨豚救援工作,若能透過拯救擱淺鯨豚,讓我們更有機會探索這些海洋精靈神秘面紗,共同維護海洋棲地環境,留給海洋生物乾淨的生活空間;相信更助益人類與海洋的平衡互動與生存環境的永續維護。

 

【延伸閱讀】

你來報報—鯨豚擱淺怎麼救? 獸醫師來開講(一)

你來報報—鯨豚擱淺怎麼救? 獸醫師來開講(二)

 

本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