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莫言

世界地球日的主軸其實一直都圍繞著「永續發展」的概念,也就是說,主張環保,並非主張不發展,而是要能夠長久持續的發展──但現在的文明狀態已經是不永續的狀態,主因在於我們衡量發展、衡量「好生活」的方式,嚴重偏向某一面向,因此,「超越GDP」與「綠色經濟」的概念也應運而生。國際上不論是官方提出的「韌性:值得選擇的未來」,或是民間環境智庫提出的「重新定義好生活」紛紛出籠,都是出於這樣的概念。

先從網路上一則老笑話說起:

有AB倆經濟學教授在路上走,發現一坨狗屎。 A教授對B教授說:你把它吃了,我給你10萬。 B心想這麼容易就賺十萬,於是把屎吃下肚了。 二人繼續走,路上又是一坨屎,B對A說:你把它吃了,我也給你10萬。 A一想能把10萬賺回來,於是也把屎吃了。 於是,AB二人瞬間貢獻20萬的GDP。

套用現今的環境問題,我們可以用最化約、最極端的類比,略改成以下版本:

A開工廠賣東西給B,賺了10萬。 A的開發造成污染、工人和鄰近居民健康都受損。 剛好B可以解決環境和健康問題,於是向A收了10萬。 過程中,雙方都沒有變成比較有錢,生活品質也未必變好 但AB又貢獻了20萬GDP。 

 這便是當前主流以GDP衡量「發展」與「成長」的盲點;問題就在於,當全民一味追求帳面上GDP成長,只求交易的發生次數和金額,便有無數個看似賺錢,卻白白吃了一坨屎的A與B。前些年的次級房貸與金融風暴是如此,長期以來環境與生物多樣性持續惡化更是如此。 

或許,未來還要賠上人的壽命。例如,先前已有許多空氣污染如PM2.5引發心血管疾病導致折壽的研究;更別提早期台鹼安順廠、RCA女工、油症患者等人造化學物控管失靈,受害者受到病痛、不負責企業與照護體制不良等多重折磨的血淚事蹟。

新名詞:Anthropocene 人類世

在探討未來之前,我們必須再認識一個新名詞「人類世」(Anthropocene)。

  

簡單來說,人類經歷農業革命、工業革命以來,人為的土地開發、地景地貌改變、工業環境污染、第六次生物大滅絕危機、海洋漁業資源竭澤而漁、人口暴增、都市擴張、燃燒化石燃料改變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等等行為,幾乎徹底地改變了地球的生態多樣性與地質結構,特別是在1950年以後,人口總數、風化率、大氣中二氧化碳含量、全球氣溫和海平面都發生了異動,與過去10,000多年來的變化趨勢截然不同,這是一個全新的地質年代。有科學家以蒸汽機發明為起點,也有些學者從人類進入農耕時代、約8,000年前算起。

以「人類」來標識一個地球的地質年代,更加凸顯了科學家的共識:人類活動對地球的衝擊性是毫無疑問的。

科學家主張,再不趕緊行動,這些生物多樣性浩劫、地球升溫等長期性的改變,就要邁入不可逆轉的臨界點,換句話說,我們時間所剩不多;「重新定義好生活」,迫在眉睫。

韌性的未來:對人類與地球都好

聯合國2012年1月30日出版了一份《韌性的人類與地球:值得選擇的未來》(Resilient People, Resilient Planet: A Future Worth Choosing)報告,開宗明義指出,「各國政府和國際組織應努力創造新的綠色革命,一個屬於21世紀的『常綠的綠色革命』,對農業研究、保護危急的動植物、水土保育以及對抗汙染方面進行更多的投資。」

報告分為三大部分:「讓民眾更有能力做出永續的選擇」、「實踐永續性的經濟」、「加強機構治理」。

在「永續性經濟」方面,這份報告特別強調:

在商品和服務的管理和定價方面,納入社會和環境成本,解決市場失靈的問題。 若能規劃出一套有鼓勵與刺激作用的「路線圖」,投資和金融交易行為自然就會重視長遠的永續發展問題。 增加資金的支持,不論是公部門、私部門獨自運作或成立夥伴關係,都好,要讓支持永續發展計畫的資金便於調度。 制定相關指數或指標,擴展我們衡量永續發展的方式。 前述報告的建議是由聯合國「全球永續發展高階小組」所提出的,該小組是由各國現任與卸任元首、部長以及國會議員所組成,相當程度上,象徵著各國領導階層對綠色經濟改革的政治企圖心,具有一定的權威性。

總結來說,這份報告所建議的韌性方案,就是「綠色革命」,包括推動全球能停止使用化石燃料;該計畫並與聯合國的扶貧、對抗不公平等議題相連結,利用促進風能、太陽能以及其他可再生性能源,來推動富國與窮國的經濟。

重新定義好生活 邁向永續性繁榮

除了聯合國官方報告,知名的華府環境智庫「看守世界研究中心」(Worldwatch Institute)也在4月間提出的年度報告以「邁向永續性繁榮」為主題,強調必須趕快擺脫傳統的經濟發展思維模式,加倍努力、趕緊為「好生活」重新下定義,才能找回永續的生活。

看守世界是一個是每年都會發表《世界現況》的智庫機構,已連續29年。台灣的「看守台灣協會」每年均與其合作出版中譯本,今年搭配里約高峰會的主題,推出報告的重要性不言可喻。

根據據該機構研究員Michael Renner的看法,永續性繁榮的定義是:「所有人的基本需求都能有尊嚴地獲得滿足,並可充分的機會追求滿足與幸福的生活;而同時也不危害到現在與未來其他人追求同樣目標的機會。」 這份報告等於為該機構的「綠色經濟」應該具備什麼內涵,下了代表性的註解:「我們必須找到一種讓人們維持繁榮的生活品質,卻又不致毀掉地球的方法。」 因此,追求綠色經濟的最根本目的,套用WWF全球總監Jim Leape的話,就是人類必須「在地球的承受範圍內運作,由地球資源角度重新定義『繁榮』」。

根據世界現況報告,重新定義繁榮,有以下幾個工作要做:

對所有人都行得通的綠色經濟:

儘管對工業化國家、發展中國家和新興國家,綠色經濟的意涵各有所不同,但共通點則是:藉由創新政策的幫助,創造能體面生活的綠色工作機會。

過度發展國家必須「脫成長運動」(degrowth):

人類已使用了1.5個地球的生態承載量,其中大部分是過度發展國家貢獻的。對這些國家來說,必須「脫成長」才會有永續性繁榮。可用的工具包括稅制調整、縮短工作週數、脫離「常規」的消費型態,並針對糧食、托育等特定產業別「去市場化」。

包容(inclusive)與永續的都市發展:

不管在已發展和發展中國家,都市貧窮人口正在擴張,約有8.28億人口住在貧民區。都市規劃必須有清楚而透明的空間計畫,要有貧民與社區組織的民主參與,並納入跨部門協調。而國際社會有必要進一步研發普遍性的城市永續指標。

永續繁榮意象圖

永續交通:

全世界有8億輛汽車在路上跑,在發展中國家,空氣污染有80%來自交通廢氣。比較永續且進步的替代方案,應是轉型為緊密型都市以減少機動車移動距離,並投資高品質運輸,鼓勵步行和自行車等。 資訊通訊產業(ICTs): 全球有半數人口住在都市,90%的都市化過程發生在發展中國家。資通訊技術能讓都市成為更安全、乾淨與永續的居住環境,但卻未受到好好運用。

重新架構「公司」:

過去500年來跨國公司逐步演進成為全球化的核心力量,但鮮少有機制去限制、檢驗他們對環境、經濟與社會的影響。若真有永續這麼回事,一定少不了跨國公司的改變,包括其目標、所有權、資本流向與治理等層面。

永續建築:

建築物的建設與維護耗用了25-40%的能源,是碳排放相當大要的來源,現有和興建中的建物要永續,必須朝向零耗能、零排放、零廢棄。

公共政策和永續消費:

對抗消費主義,需要政府介入,包括廣告管制、調整稅制以納入真實的產品與服務成本,另外,也需要建立相關的認證。

商業社群要動起來:

目前的經濟模式沒有考慮到地球的限度,社會包容性也不足,將私益至於公益之上。21世紀的永續經濟要成功,需要環保的、包容性高的、負責的企業。這部分需要結合企業自行努力,推動新的公司結構、有力的治理政策和公共監管。

永續農業與糧食安全:

幾乎有20人口是靠發展中國家的5億小農所養活,但一些情況下,這些小農偏偏又是糧食不安全的受害者。80%飢餓人口是在鄉村。要小農的生產力和環境永續最佳化,未來的農業政策是必要結合人權議題。 另外,過去幾十年來,工廠化農場促進了全世界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的肉類、蛋類與乳製品消費量。但這樣的工廠化生產系統已證明對人體健康和環境都有害,因此,包括內化外部成本、生態系統復育、公眾教育,有助於推動更有效、公平、氣候友善的新糧食生產系統。

生態服務定價:

現今生物多樣性流失、物種消失速度比工業革命前要快上1000倍,而人類的生態足跡也大幅成長;現今,人類發展的極限,很大部分因素是「自然資源有限性」,而不是「科技條件」;評估生態系衍生服務的價格,將會有助於更好的資源管理。

地方治理:

地方層級的決策,是永續治理最好的催化劑,因為他們與脫離貧窮、工作機會、性別公平、環境保護如此直接相關。因此,透明、可信賴的地方民主程序,將是全球永續的核心。

超越現有的GDP經濟發展模式,已是現行國際上講求永續發展的共識,而目前國際上以「綠色經濟」最為超越的口號,作為不同各方各自有不同觀點的最大公約。可以預見的是,上述的建議不管在之後的RIO+20高峰會,乃至以後持續研擬實際方案時,都會是持續討論的重點。

「人類世」是象徵人類力量在地球崛起的地質年代,標誌著人類的開始;但會不會是人類的自我終結,乃至於現有繽紛生物多樣性與其生態服務的終結?答案就在「重新定義好生活。」

再強調一次,重新定義好生活,意味著在地球的承受範圍內運作,由地球資源角度重新定義「繁榮」。